设为奔驰俱乐部收藏本站

机械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机械社区 门户资讯 交通装备 查看内容

中国高铁往事:离600公里时速还有多远?

2020-6-28 09:51| 发布者: Insigne| 查看: 81| 评论: 0|来自: 财经无忌

摘要: 铁轨上的中国开始提速。

两百年前,这个世界终于开始摆脱河道对交通的决定性影响。随着火车与铁路的发明,这一新的社会发展大动脉逐渐展现出它强劲的动力。但在中国,一切是一种“喜剧”的方式开始的。

1865年,英国商人杜兰德为了向当时的中国宣传铁路的优越性,自己掏钱在北京宣武门外修建了0.5公里长的一小段“展览铁路”,很快就遭到了清政府的拆除,理由是“观者骇怪”。

在接下来的三十年里,“喜剧”不断。唐胥铁路曾经一度以骡马为动力。皇城御苑中的西苑铁路竣工,慈禧第一次坐火车时定了三条规矩:自己要先上车;火车上面的男性必须是太监;火车司机开车不能坐着。又因为认为火车鸣笛会破坏皇城的风水和气脉,于是每天午餐行车时不准用机车,而是由人力拉动前行。

直到甲午战争之后,清政府在洋务派和国内有志之士的不断建议和提倡下,终于改变了修建铁路会“失我险阻,害我田庐,妨碍我风水”的认识,而了解到“铁路开通可为军事上之补救”,终于确定兴建铁路的方针,建立铁路公司,开始修建铁路。1905年,由中国首位铁路工程师詹天佑出任总工程师的中国第一条自主兴建铁路——京张铁路开始修建。

一百多年后,整个世界都在惊讶于这个国家在铁轨之上创造的奇迹。新中国以京张铁路为精神起点,从没有一寸高速铁路到世界高铁里程最长,从技术引进到世界上首次实现时速350公里。

1876年,英国怡和洋行在中国修建的第一条营业性铁路上海吴淞铁路建成通车,试车的“天朝”号机车创下时速约40.2公里的纪录。京张铁路的通车速度则为时速35公里。而现在,中国不仅建成了全球最大的300公里时速高铁网络,6月21日,中车四方股份研发的时速600公里的磁悬浮列车也成功试跑。

35到350,10倍。但铁轨之上的“提速”绝非这几个数字这么简单。

在《资本论》第三卷中,马克思提及铁路的地方有7处,他曾如此描述,“缩短流通时间的主要方法是改进交通”。“火车一响,黄金万两”,可视为是后人对此的通俗表达。

从京张铁路到高速、大容量、集约型、通勤化的高铁,城市因此串联,人、钱、物的流向更加便捷高效,城市的格局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变。铁轨上的提速,正是中国社会与经济发展不断提速的一个切面。

“提速”,也从来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突破。对于一个发展中的庞大国家,回溯梳理“提速”这一国家行为的不同阶段,就会发现,它更需要勇气、智慧、抉择、远见的共同牵动。

历史之所以精彩,在于其平静时,激流暗涌;波澜提速处,显山露水。

百年两条京张线

在中国人心中,“京张”这两个字的分量很沉。

作为中国人自己勘测、设计、施工修建的第一条铁路,它从沉重中孕育。

“甲午战争”惨败,屈辱的《马关条约》签署,使得中华民族危机空前加重,半殖民地化进一步加深。年轻的光绪帝,在条约签订后的7月19日,颁发了由老师翁同龢拟定的“自强谕旨”,诏书中“创巨痛深”,并说“朕宵旰忧勤,惩前毖后,惟以蠲除痼习,力行实政为先。”“如开铁路、造钞币、制机器、开矿产、折南漕、减兵额、创邮政、练陆军、整海军、设学堂。”在十项“实政”之中,开铁路,列在首位。

1905年5月,清政府批准始建京张铁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时代背景下,一条京张铁路,牵动了各方的利益之争。

此时,为争夺朝鲜半岛及辽东半岛并辐射东北三省的“日俄战争”尚未结束,而控制着多条中国铁路的英国也在虎视眈眈。京张铁路的修建,又成了列强之间利益关系的角斗场。一番角力之后,最终英国、俄国都同意,不由第三国修建京张铁路。

在京张铁路开工前,中国有16条铁路,但总工程师无一例外全部由外国人担任。此时,西方媒体公开嘲讽:中国会修关沟段铁路的工程师还没诞生呢。

从耶鲁大学留学归来的詹天佑获任总工程师,这位中国铁路之父、中国第一位铁路工程师,以其博大的民族情怀和爱国主义精神,扛起了京张铁路的重担。

1905年8月,经过三个月的艰苦劳作,京张铁路完成测定;10月,京张铁路正式开工。1909年8月11日,京张铁路正式修通。

京张铁路全长201.2公里,是中国第一条,也是清朝唯一一条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并制定规章的铁路,而且还是第一条没有被国外资本控制的国有铁路线,也是少有的决算低于预算的超大公共项目,意义不可谓不大。

110年后,2019年12月30日,京张铁路的“最新款”——京张高铁全线通车。这一百年里中国人完成的,不仅仅是35km/h到350km/h的那10倍的速度跨越,更是中国的铁路发展与综合国力的飞跃。

如果说京张铁路是一个起点,京张高铁则代表了中国高铁发展过程中,商用级别的最高水平,具有真正里程碑似的意义。

首先是最先进的CTCS-3级铁路列车控制系统,中国铁路列车控制系统(China Train Control System,CTCS)。CTCS-3对应的最高运行速度是350km/h(CTCS-2对应的最高运行速度为250km/h),现阶段采取CTCS-3,仅有为2020年北京冬奥会客运专线服务的京张高铁和京津城际高铁。

其次,京张高铁首次采用列车自动驾驶系统(Automatic Train Operation,ATO),可以实现列车自动开门、自动精准停车、车门与站台门的联动等智能化控制功能,司机本身则变成自主行驶的另一套备案,做应急冗余,双重保障列车行驶安全。

此外,京张高铁首次在全国的路网内提出了智能动车组的口号,也就是说,京张高铁运行的复兴号,是在复兴号动车组基础上进行了一次“智能”大升级,变成了“复兴号 plus”版本。

控制系统、自动驾驶、智能动车,成为了京张高铁的最洋气的“国产名片”。

110年前,中国首条自行设计和建造的铁路——京张铁路落成;

110年后,在同样的地方,世界首条智能高铁京张高铁正式运行。

磁悬浮与高速轮轨之争

1978年,改革开放元年。这一年的10月22日,总设计师复出后的首个对外正式访问,选择了隔海相望的日本。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正式访问日本。总设计师此行最主要的一件事,是互换早些时间8月22日在北京签署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在年初的2月16日,中国和日本刚刚签署了《中日长期贸易协议》。

1978年,世界上有两条高速铁路,都在日本,其中一条是东海道新干线,另外一条叫山阳新干线。当时的日本是世界上唯一拥有高铁的国家。

总设计师搭乘的“光-81号”新干线列车便是运行在东海道新干线上。

此时中国的铁路是什么情况呢?1978年,中国可统计铁路里程为5.2万公里,其中4万公里运行的是蒸汽机车,只有1万余公里运行的是内燃机,只有1030公里是电气化铁路,完成客货转化量为7500亿吨。

全国拥有机车(火车头)约1万台,其中近8000台是蒸汽机车,电力机车不到200台,剩下的是烧柴油的内燃机车。时速最高约100公里左右。平均运行时速刚过40公里——和1910年相比,这一数据仅仅提升了5km/h。

新干线列车成为了中国第一次高铁普及的机会,时速210km/h的新干线列车,被国人称之为“子弹头”。

中国以此为标志,进入到了对高铁的探索时期,这一探索,长达12年。

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推进,北京和上海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都、政治中心和经济中心,京沪线两端连接环渤海和长三角经济圈两个经济区域,全线纵贯北京、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所经区域面积占国土面积的6.5%,人口占全国的26.7%,人口100万以上城市11个,国内生产总值占全国的43.3%,是中国经济发展最活跃和最具潜力的地区,也是中国客货运输最繁忙、增长潜力巨大的交通走廊。

老的京沪线,已处于极度饱和状态。运输压力前所未有,新建一条铁路迫在眉睫。

1990年12月,原铁道部完成《京沪高速铁路线路方案构想报告》,并提交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讨论,但是这次讨论最终无果。

1993年4月,铁道部和当时的国家科委、国家计委、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和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四委一部”)联合成立了“京沪高速铁路前期研究课题组”,同年12月,国务院批准开展京沪高速铁路预可行性研究。

其实“可行性研究”,就是支持方(急建派)与反对方(缓建派)的争论过程而已。争论的焦点,是高速铁路的必要性和经济性,技术性问题反而排在了后面,毕竟那个时代,“市场换技术”是主流,反而经济性和必要性成了是否建设的中心。

支持一方认为此铁路的兴建有利配合未来的经济发展,而且技术上和国力都能够负担。反对一方认为,以国外的实例参考,新建高速铁路大部分都是亏损多、盈利少,目前的运能紧张可用提速、扩能等方式解决。

1996年3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九五”计划和2010年远景目标纲要》发布,《纲要》明确表示:“下个世纪前10年,集中力量建设一批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全局性、关键性作用的工程。……着手建京沪高速铁路,形成大客运量的现代化运输通道。”

京沪高铁正式在国家文件中有了确切的建设时间点,以此为标志,中国高铁史上最重要的一条铁路线定下了基调。

同年4月,原铁道部完成《京沪高速铁路预可行性研究报告(送审稿)》。并递交国务院及人大审议。

1997年4月,原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完成《京沪高速铁路预可行性研究报告补充研究报告》,并据此上报了项目建议书。

2001年,原国家计委和原国土资源部联合颁发《关于预留京沪高速铁路建设用地的通知》,要求沿线地方政府预留京沪高速铁路建设用地。京沪高铁的建设取得了实质性的进步,取得预留土地之后,留存的最大问题,便开始转移到了“技术性”问题,这一争论,逐步取代必要性与经济性,成为京沪高铁最大的风险性问题。

这一技术性问题,被称之为“磁悬浮与高速轮轨”之争,这一争论,最终奠定了中国高铁技术的方向,并成为高铁动车组的标准。依托这一争论的最终结果,中国建造了世界上最大的高铁网络。

1998年6月2日,在北京召开的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大会”上,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向在座的一千多位院士提出了一个问题:

“京沪高速铁路是否可以采用磁悬浮技术?”

之后,以时任科技部副部长徐冠华和部分专家为代表,支持京沪高铁以磁悬浮技术来建设。

而原铁道部则坚持京沪高速铁路应采用高速轮轨技术,认为磁悬浮的技术和投资风险都很高,而且与既有轮轨铁路网不能兼容,不能兼容意味着是两套标准,将来推广,意味着所有的铁路线都要重建,而且,同时维护两套标准,对于运营成本来说,无疑是巨大的。

当然,无论最终选择什么方案,采取什么技术,都需要论证。两方都全力着手进行两种技术的前期研究,毕竟这是命关国计民生的工程性技术。到2002年,两方均完成前期研究并建成“工程样本”性质的试验路段。

原铁道部依托高速轮轨技术,于2003年10月12日建成秦沈客运专线并投入运营,其设计运行时速为160-200公里,预留最高时速为250公里的提速空间,并根据专线的运行要求,配套研制了DJJ2型“中华之星”和先锋号两型高速动车组。其中“中华之星”研发前后花费了超过1.4亿元人民币,是中国首列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高速列车,并在秦沈客运专线创造了每小时321.5千米的最快速度纪录。

同一时期,支持磁悬浮一方也有了极大的成果。2000年6月,上海市政府决定在上海建设高速磁悬浮专线,并于2003年1月4日通车投入运营,这是世界上唯一商业运营的高速磁悬浮线路。但是,最终“磁悬浮”在这次技术之争中落败,落败的原因并不是技术本身,更多的是技术来源(德国不愿意转移技术)与成本因素(原铁道部运营成本及建设成本)。而且,上海磁悬浮的盈亏情况、磁悬浮的电磁辐射、噪音等对人体健康的影响等也是争论的焦点之一。

关乎国计民生的技术性问题,最终的决策,还是要国家来定。

2006年1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中长期铁路网规划(2006)》,《规划》中批准了京沪高铁的项目建设,其中,京沪高铁全线将按最高时速350公里、初期运行时速300公里设计,一次建成高速铁路线路1318公里,总投资2209.4亿元人民币。同时,确定京沪高速铁路采用高速轮轨技术。

2006年2月22日,国务院第126次常务会议批准京沪高速铁路立项。

伟大的“阳谋”

当技术确认之后,技术的选择又成了各方利益代表们争论的另一个要点。

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城;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2003年“两会”结束后,在23、24日这两天的时间里,原铁道部开了两天的闭门讨论会议,之后原铁道部根据会议内容,出版了一本专著,叫《系统论与跨越式发展》。这本书,成为了中国高铁史上极其重要的指导性专著。


12下一页

最新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机械社区 ( )  

GMT+8, 2020-7-2 02:13 , Processed in 0.047102 second(s), 12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X3.4 Licensed

© 2001-2017

返回顶部
博彩类网站 易发彩注册 幸运飞艇聊天室app 江西11选5 上海快3开奖 手机网投网站 喵彩彩票注册 金榜彩票app下载 彩宝彩票注册 粤淘彩票开户